第三百九十四章 收债

柴知州提笔签字画押,攥着毛笔的手指用力到发白。

他对柴明月既失望又充满恨意。

要不是讨债的人上门,他还不知道柴明月在治化府,拥有一座庄园呢!

“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柴知州恨恨的咒骂。

等夜莺讨债的壮汉们,收起签字画押的字据时,柴知州的心里,莫名有些畅快。

反正那个逆女从没想过将庄园充公,赔出去就赔出去吧。

“柴大人,这个庄园大约值二十万两银子而已,剩下的银子……”

夜莺讨债的为首大汉,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问。

一旁的曲姨娘闻言,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骤然僵住。

她是想看柴明月倒霉,但是可没想过,剩下的八十万两,要累及她啊!

“老爷,为了老爷,妾身做什么都愿意,可是妾身的心里委屈啊,凭什么三姑娘惹祸,她亲娘什么责任都不用担啊?”

柴知州听了曲姨娘的话,对柴明月恨意更加浓烈起来。

甚至连带着将柴明月的亲娘,也恨上了。

他阴沉沉的看着讨债的夜莺等人,冷声道。

“不怕你们笑话,现在柴府的境况肯定拿不出那些银子,谁欠你们银子,你们便去找谁要,要是知道她还有什么恒产,以后尽管拿来给我签字。”

夜莺等人,要的便是这句保证。

至于找柴知州要银子?

他们夜莺又不是傻,又不是不知道柴知州现在是个穷逼。

他们想的,不过是用柴知州牵制住柴明月而已。

谁让柴明月没事总喜欢,欺负他们崇拜的木公子呢?

只要柴知州是柴明月的亲爹,在柴明月没有脱离柴家之前,柴知州都能做得了柴明月的主。

……

等夜莺众人走出柴府后,面色阴沉如水的柴知州,坐在太师椅上,半响不说话。

他所坐的位置,处于背光的阴影处,曲姨娘看着浑身都透着阴仄仄气息的柴知州,突然觉得有些渗人。

“老爷?”

曲姨娘小心翼翼的叫人。

柴知州眼珠子微动,转向曲姨娘的方向,嗓音嘶哑:“你去安排吧,明天让夫人招待客人。”

曲姨娘心头一跳,心中的喜悦差点没控制住,心中畅快的想,柴明月你万事做绝,没想到会有今天吧?

……

治化府。

云海庄园。

从拍卖会回来后,柴明月心惊胆战了几天。

毕竟欠了拍卖行一百万两啊!

可是好几天过去了,拍卖行却没有找上门。

柴明月忍不住想,是不是拍卖行的人把她忘了?

这么想后,柴明月整个人顿时轻松下来。

她带着杏儿绕着整个云海庄园巡查。

云海庄园之所以起名为云海庄园,便是整个庄园里,种植着大量的棉花。

现在棉花快要长成,整个庄园好像置身于云海间,白茫茫一片,如梦如幻,格外好看。

柴明月看着入眼如雪山一样的棉花山,心情前所未有的激动。

她之前用一些掺了石子的霉变粮食,就弄到一个县主身份。

现在她拥有这么一大片棉花地,柴明月笃定,只要运作得好,有她身后的人帮忙,她的身份肯定能再上一层。

因为棉花将要丰收了,柴明月心情格外愉悦,甚至有了与杏儿倾诉的冲动。

“杏儿,今年的气温有点不正常,此时还未到冬季,已冷得刺骨,可是这对本县主来说,却是大大的机遇。“

杏儿保持沉默。

她知道柴县主只是想让她听,并不需要她发表任何意见。

不过杏儿心底还是忍不住吐槽。

天冷有什么好的?

天冷了会死很多人的……

也只有柴县主这样冷血的人,才会觉得天冷了好。

就在这时,庄头行色匆匆赶来。

他看到柴明月后,登时跪倒在地:“县主,有一队人马闯进庄园,往这边来了!”

柴明月闻言,骤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,心头咯噔一声。

她瞳孔微缩,问庄头:“那些人是什么来头?你怎么不带着人将他们赶出去?”

庄头听到柴明月的责怪,心中委屈。

那些人个个带着兵器,是他能赶得出去的么?

要是他连那些人都能赶跑,这么能耐的话,怎么会在这做庄头?

”县主想要知道我们是什么人,直接问我们不就行了。“

来人脸上带着戏谑的笑,走到柴明月面前。

这些人不是前往安徐州,柴府的夜莺催债人,还能有谁?

为首的追-债大汉,用通知的语气,对柴明月道。

“现在这个庄园已经是我家主子的了,还请县主马上离开。”

柴明月乍一见到夜莺的人,出现在面前时,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。

听到夜莺的人,想要庄园的话,柴明月第一反应便是——绝不可能!!

庄园是她未来想要再进一步的一张王牌,怎么可能会将庄园给他们?

“不行,你换个条件!”

柴明月假装镇定,只是握在一起,微微有些抖的手指,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。

她朝杏儿眨眨眼,趁夜莺的人不注意,对杏儿下令。

“你去叫寸心上来。”

杏儿闻言,心底顿时有些悲哀。

她替寸心不值。

“寸心身上的伤还没养好,现在还躺着呢,让寸心上来对上这么多人,她会死的。”

杏儿白着脸,没忍住替寸心说话。

柴明月气急败坏的怒斥杏儿。

“你想死吗?还是想让你妹妹死?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快去!”

杏儿眼眶微红,咬了咬唇,朝山下庄子跑去。

夜莺的人看到杏儿离开,一点儿也不介意。

甚至大大方方让开一条通道。

他们是文明讨债人,才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手呢。

柴明月看到夜莺的人,如此有恃无恐,脸色一白,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。

好像支开杏儿后,将自己一个人姑娘家,独自留在山上,面对一队大汉,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……

夜莺为首的讨债大汉,看到柴明月抖得不成样子的身板,无趣的撇了撇嘴。

他们虽然喜欢姑娘,但是也不是什么姑娘都喜欢的好伐?

他唰的抖开柴知州签下的字据,将字据展露在柴明月面前。

“这是你爹签下的字据,白纸黑字,庄园归我们了。”

柴明月看到字据上,有属于他爹的字迹,还有代表身份的印章,她眼一黑。

再看她爹将庄园,以二十万两抵给了拍卖行。

柴明月呼吸有些困难了。

庄园里种满棉花,并且马上可以收获了。

可以轰动整个焱昌国的棉花,她爹竟只要二十万两的白菜价?

这个庄园,要是出让给京都那些世家,一百万两都是可以谈下来的!

柴明月脸色惨白。

她想说,我不认这字据。

可是她心底很清楚……

这字据就算她不认,送到官府去判,也是有效的。

女子讲究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夫死从子。

她现在虽说身为县主,但却是代嫁之身,她爹完全可以做得了她的主!

可是,她谋划了这么久,马上就可以收获了,怎么甘心果子被人摘了呢?!

柴明月深吸一口气,尝试着与夜莺等人商量。

“各位好汉,是否能容本县主将庄园里的棉花,收完了再离开?”

夜莺收债的大汉等人,互相对视一眼,脸上皆露出好笑的神情。

为首的壮汉看着柴明月,慢悠悠开口。

”我们也不瞒你,我们赶着来收庄子,就是怕你将棉花收走了。“

这话就差直接告诉柴明月。

“我们就是来摘你果子的,你能怎么滴吧?”

柴明月目瞪口呆的看着夜莺等人,肺快气炸了!

这世界上怎么有如此无耻之人?

只是她却忘了,当初这庄子,也是她从季婈手上截胡来的。

她知道季婈上辈子,在治化府买下一座庄园,庄园里种满棉花,让季婈以后名声大噪。

这一世,她遇见季婈后,便让人盯着季婈。

当她知道季婈相中此处庄园后,便早季婈一步将庄园买了下来。

就在此时,杏儿来到寸心所住的屋子里。

她看着面色苍白的寸心,像破布娃娃一样,躺在床上,睡得昏沉。

杏儿徒然有一种,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可一想到她的妹妹,杏儿还是走到寸心床前,摇了摇寸心。

“寸心,寸心醒醒,县主叫你上山,她有事找你。”

寸心此时正在做梦。

梦中她是个烧火丫鬟。

住在一个隐秘的宫殿里。

而那个宫殿位于一个海岛上。

宫殿很大很大,但是人很少。

主家只有一个姓,叫做——轩辕。

她这次出来,是一个叫做影一的人,让她出来找主子,留在主子身边,保护主子。

影一给她看了一张画像,画像上的姑娘,便是她以后要追随的主子。

寸心刚要仔细看清画像上的人,却不想一阵摇晃,耳边传来杏儿焦急的呼喊声。

寸心倏然睁开眼。

眼底的清明只残留刹那,便再次被迷茫覆盖。

寸心茫然的眨了眨眼,看向杏儿,总觉得好像她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……

可是忘了什么呢?

寸心使劲敲了敲脑袋。

头顿时一阵刺疼,好像有人拿着棍子在她的脑子里,使劲搅动一般。

“寸心你怎么了?”杏儿关切的问。

寸心强忍着疼痛,摇摇头,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杏儿掩下眼底的愧疚:“县主让你上山,来了很多对县主不善的人。”

寸心一听,这还了得?

她当即拿起放在床边的烧火棍,闷头往山上冲。

山上,柴明月仍在戒备的看着夜莺等人。

她在等。

等寸心上来。

柴明月的目的只有一个!

字据只有一张,若是让寸心将字据抢走呢?

庄子可以给拍卖行,但是棉花不行!

只需要几天的时间,等棉花一收,她便离开。

虽然对方人多,但是寸心要是拼命的话,也不见得会输……

推荐使用“谷歌浏览器”访问本站,速度更快!如果遇到章节问题,请及时报错反馈。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