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四百七十四章 攻防转换

本是对罗刹族绝对不利的局势,因天姥的出世,彻底改变。

首先,便是心态上的变化!

让二大人和神荼鬼帝这等能与诸天叫板的强者,都失去信心和斗志。

一旦认定必败无疑,那么,只会败得更快。

二大人从定祖山退走,让罗衍大帝彻底腾出手来,收拾乱局。他一手托举逆神碑,磨灭路上的所有阵法铭纹。

一手执掌大罗神印,引动罗刹神城地底的神脉,气势节节攀升。可谓是真正的王者归来,所过之处,无人不跪伏。

族府中。

神荼鬼帝、二大人、古辛、师智神尊、齐琳、纵目神尊汇聚到一起,站在阵殿的各个方位。

阵殿千丈高,通体玄黑。

他们身上,没有了之前的不可一世,齐齐看着天穹,脸上都笼罩着忧虑和沉重。

羌沙克的断臂和断足庞大无比,占据天幕很大一片区域,森然而又诡异。

太快了!

羌沙克败得太快了!

天姥的强大,在他们意料之中。但强大到这个地步,却太惊骇世俗。

古辛道:“来的只有至上柱,你们皆成了弃子。”

“阁下请慎言,要对付酆都大帝,量皇他们必然已是付出了巨大代价。面对天姥,不可能继续硬碰硬。本帝相信,量皇他们肯定是隐藏在暗处,随时会现身接应我们。”神荼鬼帝眼神冷冽,如此说道。

神荼鬼帝绝不相信魁量皇真的已经离开,毕竟罗刹神城中,还有一道关于他的致命破绽。

只有天音神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。

天音不死,他怎会离开?

当然,神荼鬼帝很清楚人性,自然不会将希望寄托到魁量皇和雷罚天尊这些人的身上,之所以说出这番话,完全是为了稳定军心。

齐琳风韵明媚,倩丽多姿,眸光从天穹移开,看向不断向族府移动过来的大罗神印,还有神印下方的那道气势雄浑的身影。

“罗衍来了!”她道。

古辛笑道:“好强的自信,居然独自前来。”

纵目神尊神色严肃,道:“整个罗刹神城的气和势,都在向他汇聚,他身上的力量波动在不断变强。现在,已经没有什么东西,可以压制他了,不灭无量也未必是他对手。”

师智神尊笑了笑,看向被鬼雾和精神力锁链缠绕的狼祖、尊、凨尊、聂神王,道:“终究不是不灭无量,再说,我们并非没有筹码,整个族府对护城神阵有着三分之一的掌控力呢!”

“那就开始吧!”

二大人转身,走进阵殿。

现在的罗刹神城,他的精神力最强,而且,远胜别的那些神灵。

他要以族府之阵,凭一己之力,对抗来自定祖山和大罗神宫的压迫,打开一条逃出去的生路。

神荼鬼帝走向被镇压了的四尊无量,挑中聂神王,声音阴沉的道:“走之前,送一份大礼给罗衍。”

与此同时,夙战神和千汐女神君,先后进入大罗神宫和定祖山。

这场生死斗法,正式展开。

只不过,攻防转换,陷入生死之局的,变成了二大人和神荼鬼帝等人。

……

张若尘穿过护城神阵的一道裂痕,出现到神城上方的云海中。

身后,阵法裂痕瞬间消失。

“小心一些,羌沙克可是至上柱,修为深厚莫测!”罗乷的声音,从大罗神宫传来,在他耳中响起。

“天姥在呢,我就只是一个打下手的。”

张若尘看着眼前破碎的空间,感受着混乱的神力波动,暗暗感叹天姥和羌沙克的强大。只是残留的力量,就给人一种窒息感。

先前身在护城神阵中,只是觉得他们很强,但,并无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。

可是,张若尘却很清楚,这种力量,任何一道打在他身上,都能将他打得四分五裂,创伤神魂和精神。

“羌沙克恢复的速度太快了,必须得死。否则,等他恢复到巅峰,天下将无人可治。”张若尘道。

“轰隆隆!”

似乎感受到张若尘的杀念,那悬浮在虚空的一臂一腿,猛烈晃动,发出阵阵啸声。

空间震劲,像水浪一样往四方蔓延。

“小辈,不灭无量层次的争锋,你也敢掺和?”那只血淋淋的手臂中,羌沙克的神魂念头,发出神音。

神音,蕴含神魂攻击,能击溃神灵的精神意志。

张若尘迈出神灵步,一步达至断臂的上方。

周围,血雾茫茫。

一缕缕血气和神魂念头,凝化出神通大法,向外轰击,但,都被天姥布置的密密麻麻的魔纹符号封住,无法冲破出去。

查看了魔纹符号半晌,张若尘唤出定魂针。

“噗嗤!”

定魂针飞出去,击穿魔纹符号,刺入断臂。

“恕晚辈直言,阁下都凄惨至此,根本没有资格说这么狂妄的话。”

张若尘以手指引动定魂针,在数千里长的断臂中穿梭,不断磨灭羌沙克的神魂念头。直到,断臂彻底消停下来,才收回定神针。

天姥布置的魔纹符号,只封禁羌沙克的神魂和血气,定神针丝毫不受影响。

显然是故意为之,如此张若尘才能炼化断臂和断腿。

分尸法杀神,必须得有一位辅助。否则,羌沙克随时可能唤回残躯,恢复自身实力。

张若尘将断臂,镇压进了一件至尊圣器的内空间。忽的,生出感应,发现那条断腿,已是遁飞到数万里之外。

断腿蕴含的血气和神魂,在不断冲击魔纹符号。

“还想走?”

张若尘追上去,手持地雷珠,引动上千道直径数米粗的雷电,劈落下去。

那条大腿,很快就变得焦黑,冒出浓烟。

断腿长达万里,里面发出羌沙克愤怒的吼声:“你死定了,本座要将你挫骨扬灰,要让你神形俱灭……啊……”

张若尘唤出地鼎,重重一击劈下去。

断腿血肉翻飞,大量神灵物质被磨灭。

“老实说,我是真不想和一堆碎尸残躯较劲,但你太没有将当世神尊放在眼里了!”

张若尘懒得听羌沙克这条断腿的怒吼声和威胁之语,将这条断腿,收进地雷珠的内空间镇压了起来。

倒也能理解羌沙克的愤怒,毕竟是至上柱,站在宇宙最顶端的生灵。

现在,先被分尸,再被一个小辈欺辱,道心怎能不崩溃?

张若尘抬头凝望,天姥和羌沙克早已战到无尽遥远之外,距离罗刹神城,不知相隔多少片星域。

没有追上去,张若尘取出地鼎,托在双手间,盘坐在云海中,开始炼化鼎中的末法神王。

先炼末法神王,再炼羌沙克的断臂断腿,必能得到大量神丹。

到时,冲击乾坤无量中期,甚至巅峰,都是指日可待。

至上柱的断臂和断腿,比神药都更珍奇。不过,天姥那样的修为和身份,应该不至于讨要回去。

地鼎散发出明亮的本源神光,缓缓旋转。

末法神王急切的声音,在鼎中响起:“尘尊,本座是迫于无奈,才不得不臣服定祖,他掌握了本座一半的神魂,本座哪敢违逆他的意志?”

一口一个“本座”,张若尘很清楚,末法神王这些老一辈的人物,是根本无法接受他的崛起。

潜意识中,依旧认为他是曾经那个圣境小辈。

张若尘提醒,道:“你投靠他的时候,神魂尚没有被取走呢!你就是畏惧死亡罢了,早已失去了年轻时的进取之心。你若能与剑骨合作,共同对付定祖,我们的恩怨完全可以一笔勾销,又怎会有现在这样的下场?”

“本座乃是死神殿的神王,你若炼杀我,整个死族都将与你不死不休。这对你而言,有百害无一利。”鼎中,响起沉冷的声音。

“首先,你没那么重要。其次,我根本不在乎死族的态度!”

张若尘不再理会末法神王的各种言词,炼杀他的决心坚定。

因为,就算放了末法神王,末法神王也绝不会真心感激他。

反而因为今日之辱,他们结下深仇大恨。

末法神王的神魂,丢失了一半,更遭受过重创,在张若尘的全力压制下,根本无法自爆神源。

今日,注定了他的陨落。

……

定祖山、族府、大罗神宫,各自冲起一道明亮的光柱,与天穹的护城神阵相接。

三道光柱蕴含的阵法铭纹,激烈冲撞,使得天空响起密集的雷鸣。

毁灭性的力量,凝结成漩涡,冲撞城中大地。

“轰!”

每一击落下,便有一片直径百里的城域,化为破败的废土。

神荼鬼帝站在一座神殿顶端,道:“罗衍,我们出去决战吧,这般斗下去,我们没有陨落,城中的罗刹族修士就先死尽了!”

“现在想逃,会不会太迟了?”

罗衍大帝哪里不知神荼鬼帝的真实想法?

一旦让他们离开罗刹神城,立即就会分散逃离,到时候,留得住几人?

绝不能放虎归山。

唯有将他们困死在城中,才能全部镇杀。

“哗!”

罗衍大帝手臂一挥,逆神碑飞了出去,重重**在族府的守护大阵的光幕上,镶嵌在了那里。

光幕上,阵法铭纹快速变得暗淡。

“去,给我破!”

罗衍大帝的神魂与大罗神印沟通,神印变得灼热刺目,轰然一声,将守护大阵的光幕打得崩裂而开。

强大的神劲力量,将齐琳、师智神尊直接掀得倒飞出去。

就在罗衍大帝要闯入进去的时候,神荼鬼帝凝聚出一只数十丈长的大手印,从上空拍落下来。

“罗衍,本帝早就想要与你一战,今日终于可以得偿所愿。”神荼鬼帝笑道。

罗衍大帝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。

论修为战力,他和神荼鬼帝的确是在伯仲之间。但这里是罗刹神城,他执掌着大罗神印,有整个神城的力量加持,神荼鬼帝凭什么会和他正面一战?

罗衍大帝暗暗提防,释放神气和规则神纹,出手迎击。

“嘭!”

聂神王披头散发,撞碎族府大门,浑然燃烧着鬼火,面目狰狞,如一支箭矢,向罗衍大帝冲过去。(未完待续)

推荐使用“谷歌浏览器”访问本站,速度更快!如果遇到章节问题,请及时报错反馈。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。